門頭是古建筑上拆舊迎新時留下的青石砌筑的老石門,它用料嚴實,型制簡樸雕刻粗獷,歷經數百年而沒有破損,宛若一部另人回味無窮的古老史書。從它延伸到門廳形成一個深巷,桃源般遠離塵世的意境不但給人一種清幽靜謐之舒適感,更添一份寧靜,也是商人對舊日城市面貌的一份永久記憶。
     前廳吧臺上原始粗糙的古石板夾縫中有些青苔安靜的生長著,疊印出歲月的滄桑與時光的醇厚 。仿佛穿插在街巷幽深而彎曲村子里的羊腸小路,此刻只愿迷醉在懷舊而古老的村落中......
透光輕薄的鐵絲網作為隔斷,形成了云若輕紗的景象。煙云虛實了典雅的水墨精神,生命的脈息碰撞在山巖上回響,松影搖曳在山間與浮云迷霧之間,漸隱漸顯,或濃或淡,無拘無束的流線化為迷離暈滲的墨痕,成就了“大象無形”的心象。
   “三五步,行遍天下”老徽州園林曾也受蘇杭園林之風的影響,將山川湖泊的景色微縮于園中,透過一道門一扇窗,探索一個個歷史的經典。每一個精心的雕琢都寓意著美好的傳說。步步入境,處處如畫,宛若每一處布景都有一個神秘迷人的故事。
   漏窗本身是景,窗內窗外之景又互為借用透過漏窗,或隱約可見,或明朗入目。
   窗花的圖案花紋構作變換多端,然而本案中設計師大膽將它放大化身為水泥管道,使墻體增添了無盡的生氣和變幻感,它也形成了獨具特色的立體的畫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