屹立在雅远的青石板台阶前,总给人以几分浓浓的诗情或是一抹悠悠的画意:
      是名传遐迩的黄山峰峦;
      或是岚烟飘渺的齐云岩壑;
      亦或是那新安江的清潭浅滩?
      自然环境如此悠雅,怎能让我们的设计师在门头设计上错过“十里流泉五里峰,山楼收尽碧芙蓉”的概念呢?
      徽商素有"贾而好儒"之情怀,附庸文雅,而多以名书画悬于厅堂房舍。有道是"堂前无字画,不是旧人家”从而生动写真了徽州民俗。
      历史的日历在不停地翻动,一页、一页、又一页……300多个春夏秋冬,竟然在飘摇的风雨中不知不觉悄然而过。然后当峥嵘的岁月,均已成为沧桑的往事;风流的俊杰,都已化作淡漠的记忆……现代的徽商想要传承祖辈那一派的风光岁月。于是找来一代代一个个的设计师,如同在竟技场上进行着永久的“接力”?;张删驮谡獠幌⒌慕恿χ?,作着艰辛的前进和发展。然而,这么些年:来,“阵阵相因”者多,“师古不泥”者少。在设计论坛上能卓然成家,问心无愧者,能有几何呢?
      象内的设计师以“力学、深思、守常、达变为旨”。“变”是他的观念支柱。他对设计风格从来不迷古泥古,也从来不人云亦云,而是坚持具体分析,权衡取舍。
      在本案例中结合徽派建筑风格以黛瓦、粉壁、马头墙为表型特征,以砖雕、木雕、石雕为装饰特色,以高宅、大厅为居家特点的同时,并将各种元素分解,重组。融入新的血液,新的蕴含,新的生机从而塑造出“设计到情神飘没处,更无真相有真魂”。